钢铁

会员登陆
看不清?点击更换

联系我们

  • 地 点: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南路19号联合国际大厦B座2205室
  • 邮 编:100021
  • 电 话:010-87663933 87663690 87664236 87664237
  • 传 真:010-87663353
  • 网 址:http://www.cssm.net
  • E-mail:656151159@qq.com
  • 企业QQ:800 010 089
  • 联系人:王 伟
  • 手机: 13910668125
  • QQ:656151159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新闻 > 钢铁 >

    *ST重钢新管理层欲高炉换电炉

    发布时间:2018-01-11 10:52 努力加载中...

     近日,*ST重钢新管理班子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,参与*ST重钢重整的背后,有着四点考量。

      不过,摆在新管理层面前的也是一个亏损两年,直面“保壳”压力的*ST重钢。而据《重整计划》所披露的2018年产品产能计划,按照2016年价格体系和2016年~2017年上半年的价格体系测算,预计税后利润分别为4.9亿元和10.3亿元。

      *ST重钢总经理李永祥表示,《重整计划》中披露的“近期止血、中期造血、远期升级”路径会分阶段实施,具体而言会进行产品结构、工艺等方面的调整,比如由目前的“高炉工艺”升级至“电炉工艺”。

      有分析则认为,尽管电炉工艺炼钢是未来的趋势,但同时也面临成本竞争力和政策支撑力不足等挑战。

      重钢尚有优势

      仅半年时间就完成重整,*ST重钢的快速重生颇令市场关注。不过令市场好奇的是,在此次重整中颇为关键的四源合基金为何选择出手?

      工商档案显示,四源合基金在长寿钢铁的持股比例为75%,认缴注册资本金为30亿元;重庆战新基金的认缴金额为10亿元,持股比例为25%。

      据*ST重钢披露,四源合基金是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联合美国WL罗斯公司、中美绿色基金、招商局金融集团共同组建的中国第一支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,基金投资总规模800亿元,基金普通合伙人为四源合股权投资公司,该公司由华宝投资有限公司(系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属企业)、WL ROSS & Co.LLC、中美绿色东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、深圳市招商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合资设立,四家股东出资总额为10亿元,持股比例分别为25%、26%、25%和24%。

      近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来到位于重庆长寿区的*ST重钢,谈及长寿钢铁背后的“宝武”色彩,*ST重钢总经理李永祥和董秘虞红均表示,四源合基金并非宝武控制,宝武在这中间只是一个参与者。

      李永祥和虞红均有宝钢背景。披露信息显示,李永祥曾出任宝钢股份副总经理、以及宝矿控股(集团)有限公司董事、首席执行官;虞红亦在宝钢股份任职多年。

      “虽然重钢这么多年一直在亏损(扣除补贴),但它还是有不少优势值得肯定。”李永祥表示,四源合基金在2017年8月开始与重钢接触,2017年9月启动尽调,最终确定出手重整则主要基于重钢的四个优势。

      这四个优势分别为:一是比较好的基础,特别是川渝地区区域市场基础,钢铁作为基础产业的主要需求,未来的市场空间有一定保障;二是与其他内陆省市相比,重庆拥有水路,物流优势明显,能降成本;三是重钢是百年钢铁企业,在生产管理上有较深的积淀;四是员工整体素质较高。

      而据《重整计划》,新管理层已为*ST重钢制定了“近期止血、中期造血、远期升级”的路径,2018年预计将形成粗钢575万吨/年的产能,钢材产量510万吨/年,销售钢坯47万吨/年的格局。

      工艺、产品结构需调整

      “由产业基金以市场化方式对一家规模企业进行重整,重钢属于先例,重钢要实现良性循环,还需要进行多方面调整。”李永祥表示。

      虞红介绍称,*ST重钢一直存在“区域需求、品种错配、流程错配”的问题。“过去,公司的产品结构主要以板材为主,而板材的用途主要为造船业等工业,这类产业布局往往在沿海,物流半径较大,提高了成本;另一方面,由于重庆以及周边区域并不出产铁矿石,将铁矿石等运至重庆再使用焦煤炼钢,相对沿海区域的成本每吨要高出200元左右。”

      事实上,*ST重钢历年年报也显示,2011年至2015年(2016年主要为来料加工),其板材产品所增加的收入分别为负17亿元、负20.27亿元、负12.9亿元、负21.56亿元和负6.06亿元,为业绩的主要拖累板块。

      “我们会逐步将重钢的产品结构调整为以建材等为主,川渝地区作为钢材净输入地区,主要产品需求在建材领域,需求空间在3000万吨左右,重钢应该抓住这一块市场。”李永祥说。

      引人关注的是,对于调整产品结构,*ST重钢早在2015年就已经启动,比如与韩国浦项合资的针对汽摩用钢市场的冷轧板和镀锌项目,以及针对建筑用钢市场的钢结构公司,但均未溅起太多水花。

      除了产品结构调整,李永祥表示今后*ST重钢还将调整工艺流程,将一部分长流程工艺改为短流程工艺,即“高炉”换“电炉”。

      据了解,电炉炼钢所需原料为废钢,其具有工序短、投资省、建设快、节能减排效果突出等优势。“相比高炉来说,电炉可以随时关停,转换成本较低。”李永祥说,目前世界电炉钢产量比例在25%左右,美国则高达62%以上,我国仅不到7%,增长空间较大。

      而电炉炼钢另一个必要条件在于废钢的市场保有量。据海关统计数据,去年4月我国废钢出口量首次“破万”达1.54万吨。虞红认为,随着经济发展等,废钢的量已能得到一定保障。

      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则表示,目前电炉炼钢的成本整体高于转炉炼钢,再加上废钢资源并未形成规模化的回收链,以及我国工业电价偏高,这都令企业对转“电炉”形成了掣肘。“就其他国家的经验来说,提高电炉钢的比例也离不开政策支撑,但我国尽管对钢铁行业可持续发展等方面日益重视,但实质性支持还需要提升。”

      李永祥表示,调整并非一蹴而就,而是根据市场环境等逐步推开,今年是恢复产能,实现“满产、满销、低成本、高效率”的经营目标,全年计划是600万吨钢产量。

    来源:《每日经济新闻》

    上一篇:废钢产业结构新变化:将由”散户-黄牛-钢厂”演变为“散户-加工配送基地-钢厂”

    下一篇:2018年钢铁企业兼并重组或将再次开启

点击率: